武志红:如果你只看我一本书,那我推荐这一本_北京赛车微信群_全网最新北京赛车信誉群基地 - 精选资讯网
武志红:如果你只看我一本书,那我推荐这一本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成为你自己,这是简单的哲学。但将它活出来,殊为不易,特别是当我们的教育一直是听话哲学时。自1992年考入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武志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不断深入,到现在已有25年。在这期间,他通过十几本书、几百万字文字、上千篇文章,不断向自己和广大读者传达一个观点:成为你自己。他不仅一直在身体力行这一理念,还借助心理咨询和大量真实案例对当代社会人的心理状态有了细致入微的解读。
    日前,新鲜上市的《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便是武志红潜心思索25年、精炼300万字、咨询6000个小时,打磨而成的诚意之作。“如果你只看我一本书,那我推荐这一本!”武志红称这是迄今为止自己最重要的作品。
    近日,武志红接受微信采访,他说“一个人的生命,终究是为了活出自己。如果你有幸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告知这一点,并身体力行,那么你或许会有一个非常不同的人生起点。”
    他希望所有人都能“活出自己的生命力,拥有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我希望我的自传是“写过,爱过,活过”    山西晚报:从您第一本书出版,到现在已经有十余年的时间,怎么看待这本《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
    武志红:我在读研究生期间编了6本书,写了1本,但我觉得那都不是我的书,直到《为何家会伤人》出版,我才觉得这是我的第一本书。但是到了《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这本书变得不一样了,它是一本成熟的书。以往的作品都是碎片性的知识,有很多感悟,但这是我的第一本成熟的、成体系的书。
    山西晚报:《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有上下篇,13章,这些章节是否有一个内在的逻辑结构?
    武志红:有,这本书有很深的逻辑结构。总的来说就是遵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逻辑。
    山西晚报:怎么理解这个逻辑?
    武志红:我们常讲“命运”,总认为有一个“命运之神”这样的外在力量左右着我们的人生,但其实是潜意识在决定你的命运,甚至可以说“潜意识就是你的命运”。潜意识是我们的内在,即你的内在决定了你的外在,你的内在就是你命运的主人。这就引出“道生一”。“一”就是自我。我们内在的心理逻辑、心理结构决定了我们内在的意识,然后内在意识决定外在现实。因此我们首先需要去认识我们基本的心理结构,这就是自我。
    然后是“一生二”。“自我”其实是在讲两个东西:关系和动力。自我其实是关系的内化,如我们的性格、人格就是客体关系的内化,就是童年时一些重要关系的内化。所以小时候构建了怎样的关系模式,在很大的程度上就塑造了一个人的命运。但是关系本身是一部分,关键的是,一个人的家庭如何看待他的动力。我们有基本的三个动力:自恋、性和攻击性。我们应该意识到,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听话,不是为了被人奴役,人活在世界上,是为了展开自己的生命。人需要把自己的生命动力拿出来,和这个世界进行碰撞,建立深度的关系,有时成功,有时受挫,爱恨情仇、得得失失,我们总是在这个过程中,经过锤炼逐渐走向成熟。
    然后是“二生三”,其实就是我们所讲到的“身心灵”:身体、思维、情感。灵魂最强有力的表达就是情感,我们在爱情中,在各种亲密关系中,无非就是在讲我们的身体、思维、情感,也就是我们的心灵结构。
    山西晚报:书中有一节的内容是“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自传?”这很容易引起读者共鸣,如果这个问题来问您,您会怎么回答呢?
    武志红: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自传是“这是一个高明的旁观者”,但慢慢地我察觉到,我对“思维”其实持有一种否定的态度。因为所谓“高明的旁观者”并没有让身体参与,也没有让灵魂参与,就只是头脑在主导,我认为这是一种很虚假的活法。所以我很想把这个“高明的旁观者”打破,我希望我的自传就像司汤达所说的:“写过,爱过,活过”。
    活出自我,让自我呈现在光里    山西晚报:您在书中提到了很多心理学大家的经典观点,您最有感觉、最认可的观点是什么呢?
    武志红:我最认可的就是温尼科特的一句话:“(每个孩子都)需要一个不报复的人”,他使用这句话的时候讲的是妈妈,现在我们讲的是整体。我们需要一个不报复的养育者,以滋养出孩子这种感觉:世界准备好接受你的本能喷涌而出。
    山西晚报:您书中提到了“孤独不是生命的初衷”,人在关系中才能真正地疗愈自己,但是现在“孤独”这个词被炒得很热,大家好像都在用这个词标榜自己。
    武志红:一个饱满的灵魂才能孤独,一个干瘪的灵魂是不能孤独的。灵魂饱满而孤独是因为在关系中充分地体验过生命是什么。
    关系才是真实的,孤独是带有欺骗性的,而且孤独经常是头脑的游戏,只有在关系中你才能知道真实的世界。用鲁米的话来讲,我们都是活在关系中,其实孤独本质上并不存在,如果你真的以为你能孤独的时候,就要达到这样一种境界: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万物,万物都是我。
    山西晚报:现在很多人都在强调“活出自我”,您能否将书里阐述的理念简单概括一下呢?究竟活出自己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
    武志红:其实无论一个社会是怎样的,总有人能活出自己,这是一个选择的问题,而不是一个纯粹的外在现实的问题。如果一个人有一个非常强的内聚型的自我,那么他总能在世界上找到自我表达的空间。
    我们的文化,太要求一个人牺牲自己。一个牺牲自己的人,他的很多力量就会处在黑暗之中,这个黑暗投射到外部世界就会觉得外部世界也是黑暗的。只有当我们活出自我的时候,那些各种各样隐藏在潜意识中的东西才会显现出来。我们也许会有一段时间变得很不好惹,充满攻击性,但是当你越来越活出自我,让自我呈现在光里,这时你的原始的生命力就会变成人性化的力量。当一个人内在的黑暗逐渐被照亮之后,就会觉得外部世界也很好。这时候也就真的和外部世界形成了“我和你”的关系。所以当你活出自我、觉知自我,将自我照亮的时候,外部世界也会是这样。
    写作对我而言其实是一个自我表达的过程    山西晚报:现在很多家长都很重视孩子的独立能力,但往往有时候适得其反,您在书中提到要让孩子学会依恋,您觉得依恋和独立之间矛盾吗?
    武志红:首先要完成依恋,而且依恋只有在孩子特别不能独立的时候才能完成。如果一个孩子在三岁前没有形成依恋,就会非常麻烦,以后可能会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勉强形成依恋。所以说首先得有依恋,依恋决定了信任、安全感、情感,就是说你是否能够很好地表达你的情感。
    在依恋的基础之上,形成独立。生命的发展本来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一个孩子在一岁之前,什么能力都没有,这个时候缺乏基本的能力,如果这个时候养育者特别是妈妈能够很好地照顾这个孩子,孩子就会由衷地感觉到我可以信任一个人、依恋一个人,另外一个人可以帮我完成这些。一旦对一个人建立这种信任之后,我们就需要去增强自己的力量和感觉。所以三岁甚至一岁之前完成依恋,之后独立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但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情况完全是相反的。在孩子很小很小的时候,训练他们独立,长大了父母又要黏在孩子身上。
    山西晚报:您在书中提到要“做一个不好惹的人”,事实上很多人很难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我们的软弱?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怎么能做到勇敢说“不”?
    武志红:首先要知道,我们讲的软弱或无力感,其实都是一种感觉,这并不是真的。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一头小象在小时候被一根很细的铁链锁上,然后训练它,让它使劲挣脱也挣脱不了,然后它就觉得自己再也挣脱不了这个铁链了。这样即便等它长大,长成了庞然大物,轻轻一动就能把铁链挣开,它也永远都摆脱不了铁链的束缚了。所谓的无力感,其实就是这样。
    我们每个成年人都像一头大象,那是因为在我们成长的家庭里,我们在三岁之前,甚至一岁之前,在吃喝拉撒睡玩这种很小的事情上面,你都可能受到了深刻的训练。父母包括其他养育者都告诉你,你本来的选择是错的,你不能按照你本来的想法来,你的吃喝拉撒睡玩都得按照养育者的想法来。如果养育者训练得特别得严重,就会给孩子带来深刻的无力感。但这毕竟只是一种感觉,不是真实的,我们需要挣脱这种感觉。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应该带着自己的主体感来参与到这个世界中,带着他的感觉,来参与这个世界各种各样的博弈,因此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真实。你参与了,这个世界才因此多了一个你。当你只是听话、乖巧、懂事的时候,你就相当于没有活着。
    山西晚报:您的语言和表达都充满了感情,让读者在读的过程中产生了很强的共鸣,请问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武志红:写作对我而言是一种本能,我在写作时有大量的自己的思考。我不觉得自己是在传播心理学的知识,我只是在写自己的思考,不过是因为我正好是学心理学的,我的思考也就是基于心理学的理论之上的。我在写作时也没有特意地寻求认可,我一直特别赞同王小波和宫崎骏的说法。宫崎骏说:“我从来不考虑观众。”王小波说:“作为作者,我写完了就拉倒了,读者如何反应那是他们的事。”所以我也从来没有教育读者的意思。写作对我而言其实是一个自我表达的过程。

山西晚报记者 白洁

    延伸阅读    《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序言节选    一个人的生命,终究是为了活出自己。
    如果你有幸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告知这一点,并身体力行,那么这会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人生起点。
    比如股神巴菲特,他父亲一再对他说:“尊重你的感觉,你的感觉越是别具一格,别人越喜欢对你说三道四。而这时候,你就更需要相信你自己的感觉。”
    巴菲特说:“这是我生命中最宝贵的教诲。”这种教诲深入骨髓,他才能做到“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
    尊重自己的感觉,这是成功人士的共同特点。
    作为宅男,我最初关注的多是这种众所周知的“大神”级人物。后来,作为记者和心理咨询师,见的人越来越多后则发现,身边的“强人”们普遍有一个特点:强烈的自我意识。
    他们很小,如初中、小学甚至刚记事起,就有了一个意识——我要过什么什么样的生活!几十年过去后,他们的人生也的确活成了他们想要的样子。
    聆听这些“强人”的故事,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一个人的外在现实,是由他的内在意识所决定的。特别是放到几十年甚至一生的长度去看,这个结论就更容易看到。
    不只是“强人”们如此,普通人如此,所谓的“弱者”也是如此。作为资深的咨询师,我在和来访者的深度咨询中看到,他们的内在意识是如何决定了自己的一生。
    同时,我一直在做自我分析,也在稳定地找精神分析师给我做分析。这也让我深刻地体会到,我的外在人生是我内在想象的展现。
    谁都如此,只是“强人”们在他们有所成就的领域里,没有从众(即听从别人的意志),而是一直在坚持自己在这方面的自我意识。其他人则向外寻找一种生活标准,而遗忘了自我。
    我们一生中,势必会遇到各种挫败。而挫败中,有人会为了维护自恋,而去做外部归因——是别人或环境让我不成功,有人则倾向于做自我归因——是不是我自己的哪些方面出了问题导致了失败。
    做外部归因的人,会一时爽,但因此失去了升级自我的机会。
    做自我归因的人,看似难受,但他的自我会因此“松动”,而有了被“淬炼”的可能。

上一篇:甘肃陇南:青年讲堂别开生面获点赞 下一篇:寻找改革先锋的共同点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